大舅宋仁楚 小舅宋希濂与策反往事——访花树村宋希濂外甥曹福香


2020-04-16 14:51 【字号 大 中 小】【论坛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口述  曹福香

忆录 周伟华 成省桐  曹石凯

3月18日,朋友成省桐、曹石凯夫妇约我来到宋希濂外甥——花树村曹福香家访谈。时间已过去七八十年了,很有东西早已被岁月磨灭,变得模糊不清,但曹福香对大舅宋仁楚与细舅宋希濂的过往,尚能依稀可忆。

曹福香谈到舅舅,淡然微笑,但掩饰不住流露的一丝自豪。他说:

大家都知道宋希濂,也知道宋希濂是我的细舅。其实我的其他舅舅也是鼎鼎有名,只是他们的光芒被细舅宋希濂掩盖了。

外公宋樾山,外号樾大老馆,晚清时任过督总,生有四子两女,仁楚居长;次子尚鲁,曾任国民党部队军需处长;三子宣珊,国民党中央党部人事处长;四子希濂,国民党高级将领、全国政协常委。我娘是宋修严,是六兄妹中最少的。

大舅宋仁楚(1895—1970),1927年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后参加北伐。先后任国民党少校参谋、福建省云霄、福清、蒲日和湖南武冈等县县长、重庆军事委员会少将高参,1946年任湖南第五行政督察区专员兼保安司令、长沙绥靖公署少将高参等职。1949年8月湖南和平解放,任湖南临时省人民政府顾问兼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兵团高参、1950年任中南军政委员会顾问,并为湖南省第一届人大代表。1954年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、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团结委员等职。他一生正直,为民作主,在益阳任督察署专员时,被数县民众誉为“万家生佛”。建国后,热忱从事民革、文史著述和团结港澳台胞及海外人士等工作。

他曾经在在叶开鑫部3旅与贺耀祖1师供职,驻扎于湘乡潭市与娄底时,仁楚舅舅曾经回过家乡溪口一次,动员家庭支持北伐战争。民国十七年(1928),仁楚舅舅随北伐军进入福建,转留地方任职。他先后任云霄、福清、蒲田县县长多年,后又调回湖南任武冈县县长。在福建任县长期内,他曾追随李济深从事反对蒋介石独裁政治的民主活动和“福建事变”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在李济深主持的抗日战地党政委员会任指导员,开展抗日救亡战地工作。民国二十三年(1934)秋,仁楚舅舅调任重庆军事委员会少将高级参谋。赴任时,他趁代表团观察西北军事之机,不顾胡宗南的阻挠,毅然出访延安,受到中共党政军领导人的接见。从此,他逐渐认识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光明前途。回到重庆后,他在与各界民主人士的广泛接触中,经常流露出夸赞延安的言词,引起蒋介石集团的忌恨,遭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。民国二十三年(1934)七月十七日深夜,仁楚舅舅乘坐一辆小吉普出外时,竟被蓄谋暗害的特务用大卡车撞翻,以致身受重伤,多年不能任事。

1946年夏,多年赋闲后的仁楚舅舅调任湖南第5行政督察区专员兼保安司令(驻地益阳)。其时,雪峰山一带农民武装起义不断,省政府命他“派兵围剿”。他知道这些农民武装起义与共产党有关,因此只采取应付态度,未予围剿。翌年夏,中共益阳地下党组织在益阳领导了一次革命活动,因事涉捕数名进步青年,被押送到保安司令部。仁楚舅舅迫于情势,亲自作一次“审讯”后,便以“他们是富家青年,好玩枪枝”为借口,叫他们的父亲领回去管教,就此了结此事。

5月16日,沅江县城民众因反对县长王一凡而发生流血事件。仁楚舅舅及时赶到现场,安抚民众,拘捕王一凡。他在办理滨湖地区的贪污积案中,严明公正,深得群众称颂。民国三十七年(1948)春,省长王东原以“暗通农民起义”为由,将仁楚舅舅免职,调任长沙绥靖公署少将高参兼省府顾问闲差。当仁楚舅舅卸职调离益阳时,受到各界人士的热烈欢送,华容、南县、汉寿、沅江等县民众还联名追赠给他“万家生佛”的金字大匾。

抗战胜利后的湖南,中共地下党组织发动的革命活动频繁,在中共领导下的国民党民主派的地下革命活动也广泛开展,主要有三条线。仁楚舅舅调往长沙后,作为“民革”的地下成员,主要在国民党政界进步人士方鼎英这条战线工作,他与刘公武、陈芸田等接触很多,并且与中共湖南地下工委直接取得了联系,为湖南和平解放做了大量实质性工作。

1949年3月,仁楚舅舅受方鼎英之命去湖北宜晶,会晤细舅宋希濂,试探策反起义,细舅表示:“当前正在进行和谈,可以瞧瞧。”

此前,外公病故于辰溪,大舅曾约会细舅总部常德办事处副主任董仲笆(宋希濂亲信,黄埔第四期学生),予以试探。这年夏天,细舅来电约大舅、陈芸田和原《中央日报》社长段梦晖3人去湖北沙市会晤,说程潜要调广州当考试院长,白崇禧保举他接替程潜,特为此征求意见。

大舅私下对陈说:荫国(宋希濂号)起义决心未定,颂公(程潜)一走,湖南的和平运动不好办了。他和陈芸田与弟密谈之后,又同车回到长沙,细舅和程潜见了面,细舅摒弃与程的前嫌,支持程继续主湘,客观上起到了稳定湖南局势的作用。

后来,细舅应蒋介石电召去奉化,联系也就中断。7月下旬,大舅、王钧等再次致函细舅,希望他与程潜一同起义,虽没有得到复信,但不久,细舅就向陈明仁发来密电,陈亲自译电并告大舅,密电询问程潜起义,陈(明仁)意如何?随即,陈明仁和大舅商议,两人亲自译发了陈给细舅的一个复电,告以决心随程潜起义,陈明仁的这一立场,迅速由大舅、陈芸田转告给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里,并根据陈的意愿,停止了各界人士呼吁和平的签名运动以防刺激过当。

白崇禧在一次会议上分析军事形势时,指着地图说:“宁乡姜亚勋游击队是个钉子,一定要拔掉它。”不久,就以几个师的兵力围攻姜部。姜所辖各部,包括湘乡县工委的武装队,化整为零,以避其锋。按照刘禄铨转达省工委的指示,大舅和陈芸田等前往湘乡,将中里地区的地主武装几百人枪拉了过来,由同去的朱刚伟暂时统率,并由姜部的聂昭良、刘资生(湘乡县工委书记)分别派员驻朱部策划,从而保证了湘乡地下游击队和刘资生等的安全。当时在湘乡永丰(现在的双峰县),有个恶霸地主宋临智向县政府告密,说刘资生躲在某处,已被暗中监视。伪县长即下令缉捕。大舅和陈芸田得讯后,说服那个伪县长收回缉捕令,刘资生得以安全脱险。某日,朱刚伟派一通讯员向游击队送情报,中途被敌第71军截获,朱的指挥所受到同攻,他即带领全部武装投奔聂昭良,由聂予以收编。经过一番较量,姜亚勋部得以保存,并有所发展。至此,白崇禧的如意算盘终于落空了。

1949年8月,湖南和平解放后,大舅任湖南临时省人民政府顾问兼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兵团高级参谋。他曾奉命前往湖北宜昌,策划胞弟宋希濂率部起义,因细舅部队已赴川中,未克成功。

据宋希濂堂妹夫曹继高(宋玉严丈夫,杏子铺镇西塘村人,时任宋希濂财务主管)曾经回忆,宋希濂叮嘱管伙食的曹步元,说今天有要员过来,要曹步元按高标准接待。后来来的竟然是长兄宋仁楚。他们兄弟在三楼密室中商谈,到吃中饭时才下楼。宋仁楚在宋希濂肩上拍了三下,说:和尚大势已去矣!(3月19日采访西塘村曹继高之子曹子骋,所其述说)

曹福香跟我们说了母亲讲的一件事。据母亲说,细舅1983年在长沙与亲人见面时,母亲问了细舅,为什么大舅策反起义没有如愿。细舅说,也没办法呀,他的4个子女全被蒋介石接到台湾作人质了。如果自已起义,子女还有命吗?说完,兄妹俩叹息不已。

对这个观点,很多人不太认同。历史上凡是成大事者,从不顾及家人安危的。他们眼里不只是小家,而是江山天下。

有人说,宋希濂的心不是一般人所能揣测。故居“持世堂”对面印子山,形如玉玺,有方士妄言此地将有王者之气,宋希濂率军入川就是想复制蜀汉传奇,凭借天险割地为王,但毛主席神兵横扫,天下大统,一切妄念皆为梦想。

众说纷纭,这些皆为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,不足为凭。让历史去诉说吧。

从曹福香家出来,天气已近黄昏,我们披着晚霞与曹福香道别各自回家了。

来源:双峰县融媒体中心(责任编辑:彭牡)

浏览统计:

上一篇:我的细舅宋希濂

下一篇:嘿,好久不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