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峰网 > 人文地理 > 正文

村事:青树栗山新村的扶贫故事

熊栋 龚向阳 老白


2018-08-15 10:26 【字号 大 中 小】【论坛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8月11日下午,青树坪栗山新村的大学生村官曾朝晖邀请我们采访他村上的贫困户。曾朝辉溜胖的体型,说话和气。我们在村上走访时,有村民喊:“小曾,帮我卖花生哦。”

 
        孙杜林,33岁,脑瘫,脑袋歪向一边,走路一瘸一拐,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智力。
 
 
        孙杜林有两个猪场,养了200头猪。他告诉我们上半年猪贩子收的猪价是五块钱一斤,这个价格他是亏本卖的,下半年涨到七块,但也还是保本。
 
 
        他的老婆陈炜云28岁,一岁的时候就患了小儿麻痹症,致使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,只能靠两只手撑在铁板凳上走路。因为走路全靠两只手负重,她的肱三头肌异常发达,缺少运动也使她的体重超标。虽然有此残疾,但陈炜云并未消极处世,她经常在电脑上寻找商机。陈炜云说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搞电商,她想要自己能够有所作为,而不是整天坐在家里吃干饭。
 
 
        他们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,聪明健康。民政局每个月给他们804块钱的生活补助。
  
 
        第二户。匡洁,17岁,两岁时发病,智力和几个月大的婴儿水平相当,只认识妈妈和姐姐。我们走进去时看到她躺在椅子上,嘴角流口水,手脚以一种很不自然的方式呈现,但她对我们微微笑。
  
 
        匡洁妈说她喜欢人多热闹,她这个病我们最远的还去北京看过,花了几十万,至今也没有查出病因。我女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吃喝拉撒都需要有人照顾,所以我不能出去做事,生活重担全压在我老公一个人身上。我老公是个水电工,原来一直是本份人,可家庭遭此不幸,赚的那点工钱不够看病。我老公就跟人去杭州做假证,钱都没赚到就被判了三年。我老公在狱中经常给我写信要我挺住,不要放弃女儿。我就回信说我过一日她过一日,我不在了就随她去了。
 
        匡洁的家还是解放初期分到的地主屋,至今年久失修,院子里的人家都搬出去起了新房。匡洁目前有286块钱一个月的低保。针对匡洁家里的漏雨危房,政府有异地搬迁政策,给匡洁家里分一套房,解决住房问题。匡洁的爸爸年底就会刑满释放。
 
 
        第三户,匡荣安,71岁。有两个儿子,一个47,一个41,都患有侏儒症,和三四岁儿童的身高一样。匡荣安说他们的妈妈有哮喘病,在怀他们的时候吃了一种治哮喘的药,这种药含有激素,致使两兄弟的身高永远定格在三四岁,脸孔却随年龄增长。
 
        这种身高和脸孔的倒错出现在电影和滑稽团里面有一种喜剧的效果,但在现实生活中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悲剧。两兄弟至今未婚,也没有劳动能力,全靠71岁的老爸捡垃圾和政府救助维持生活。
  
 
        匡容安除了捡垃圾,还种了玉米粮食。他还想法在田里养上青蛙,可惜都被癞蛤蟆吃掉了。今年他在玉米田里挖了一米宽的水坑,放了青鱼草鱼苗子。他说暂时试验一下,说不定是个好方法。
 
 
        匡容安和两个儿子都是五保户,他们三个人都享有4180元一年的五保户政策,还享有国家分散自建的扶贫政策,4户,父亲加三兄弟(去年一个溺水身亡)共分得14万,在自家的老房子旁边新建了一栋新平房。对国家扶贫政策带给他家的变化,匡容安非常满意,感激不尽。
 
        曾朝辉说村上还有很多的贫困户,有些因病返病,有些天生就残疾,看到这么多触目惊心的情况,我感到无能为力。个人的力量总是小的,希望政策给他们落实到位。
 
        粟山新村共有村民1628人,其中贫困户就有68户205人,其中残疾人20多人。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,“脱贫摘帽”还比较遥远。
 
    后记:我回双峰之后,跟曾书记达成了一致的目标,我们建立起一个民间自愿的资助团体,包括资金的捐助,物资的捐助,以及人力的捐助。初定是每半年进行一次募捐,捐助对象为重度的贫困户以及残疾人等。欢迎更多的爱心人事积极参与进来。
 
    人物介绍:曾朝晖,29岁,大学生村官,栗山新村副书记,主要负责党建和扶贫工作。
 
来源:双峰网(责任编辑:龚闯)

浏览统计:

上一篇:梓门株模村惊现花果山,正是采摘好时节

下一篇:村事:印塘湄水村桥头的新老两店铺